Tag: 省足协级别

下午1点中国足协官宣:接受公开举报陈戌源被监督球迷振奋

中国足协是中国足球的直接管理部门,近些年国足的成绩上不去,与足协的工作不利有很大的关系。特别是在陈戌源上台之后,足协颁布了一系列糟糕的政策,例如要求俱乐部中性名、上缴外援调节费、引入归化球员等,都加剧了国足没落。

特别是本赛季中超球队纷纷暴雷的情况下,陈戌源迟迟不归还此前收取的巨额外援调节费的行为就显得极为丑陋,广州队、河北队、大连人等球员正在面临着就解散的严峻危机,可是作为管理部门的足协却置之不理,这让球员们非常寒心。可以说,如今外界对于足协的工作已经非常不满,甚至有球迷怀疑,陈戌源是否真的有能力引领中国足球在正确的道路上发展?

终于,在外界不断地施压之下,中国足协于北京时间7月20日下午1点官宣:从即日起,将开始如数退还当初各支球队上缴的外援调节费。同时,足协也将健全工作监督制度,允许外界对于足协内部的工作人员进行举报,把足协日常的工作更加公开透明化。这样一来,足协包括陈戌源本人在内就会受到公民的监督,这对于球迷来说是非常利好的。

以往,足协推行的政策基本上就是一言堂,内部召开一个大会,根据陈戌源的指示就开始向下级部门推行,导致许多的政策都是不成熟的,不符合中国足球发展规律。而如今,足协终于向社会各行各业一样,愿意接受公众的监督,这会使得陈戌源等高层不敢肆无忌惮,要是真的被外界抓住了小辫子,他会受到严厉的惩罚,或许会影响他的前途。

这对于中国足球来说,也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时刻。足协这样的举动,也是赢得了各界的好评。如今,中国男足和中国女足同时在日本征战东亚杯的比赛,相信这一消息传到球员们的耳朵里,他们也会感到非常欣慰。这些年,国足的成绩原地倒退,归根究底就是足协的大方针出现了问题,导致培养出来的球员都是残次品,如今这一局面有望得到改观。

足协的这一举动,其实也是在变相削弱陈戌源的权力,未来他一言堂的局面或许不再会出现。总而言之,这是足协大胆的一次改革尝试,出发点必然是好的,但最终能够获得怎样的效果,还需要时间来检验,相信结果不会令球迷们失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足协为球员讨薪:是谁被钱“掐”住了喉咙?

7月19日下午,大连人职业足球俱乐部球员白旭耀才在微博公开讨薪。当晚,中国足协就发公告称“进一步落实各职业俱乐部的还款”。这两件事让足球俱乐部的欠薪这一老话题,再度掀起新一波舆论浪潮。

在权衡保障球员利益和俱乐部的现实状况后,新赛季前夕,中国足协一共设立了三个还款时间节点,逐步解决2021赛季及之前的欠薪问题。同时中国足协还要求,各俱乐部在2022赛季不得有新的欠薪问题。

7月31日是中国足协要求各足球俱乐部解决欠款30%的最后期限,也是此前设立的各俱乐部解决欠薪问题的第一个时间节点。未按要求还款的俱乐部,将被禁止2022赛季第二次转会窗口注册新球员,并处罚扣除联赛积分3分。

一边是讨薪球员公开维权,一边是欠薪俱乐部哭诉不易。不禁引人发问:足球行业这是怎么了?

“看中国足球,不能只看这个行业,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整个社会的经济运行情况。”上海某足球经纪人武清(化名)接受银柿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国足球俱乐部的主要收入构成,除了母公司的直接投资外,还有门票以及参加、承办赛事所产生的收入。而大多数俱乐部的母公司都是房企。

“前几年,不差钱的恒大将中超带入‘金元足球’的时代,引发各支球队纷纷效仿。”上海道朋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灏告诉记者,当时投资方的热钱大量涌入这个行业,将行业推到高位。无论国内球员还是国外球员都能拿到极高的薪酬。而与房产高度绑定的“金元足球”,也同样存在泡沫。泡沫被戳破之后,各大足球俱乐部资金紧张,欠薪事件频发。

当“金元足球”散场落幕,俱乐部股改和引入多元化股东被视为化解“金元足球”风险的好办法。“优化俱乐部股权结构”的提法,2015年就有了,但到2019年,才陆续有职业足球俱乐部开始试探性进行。然而巨额债务是俱乐部股改的最大障碍,同时疫情反复和经济形势下行又导致股改工作举步维艰。

俱乐部的日子更难了。股改没能如期推进且负债累累的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于今年5月宣布解散。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则正处于股改的尴尬阶段。

同样是遭遇欠薪,普通劳动者可以向法院申请劳动仲裁,足球运动员却只能找足协。

“足球俱乐部与足球运动员之间的纠纷属于行业纠纷,应当由行业内的争议解决机构管辖,一般情况下,人民法院对该类案件不具有管辖权。”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研究《体育法》的律师告诉记者。因此,在发生欠薪事件后,足球运动员要讨薪只能交由足协下设的仲裁委员会处理,仲裁结果也仅在行业内部生效。

但由于足球运动员、俱乐部、足协,三者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内部矛盾内部解决,难以做到“一碗水端平”。“在这种情况下,决定权掌握在足协手中,如果其想要偏袒俱乐部,也是轻而易举。”武清透露。

记者了解到,在维权难的情况下,被欠薪的足球运动员还得照常训练、打比赛,通过继续劳动给俱乐部创造收益,反向为拿到薪酬提供保障。其中也不乏诸多足球运动员在努力训练、参加比赛后,依旧没有拿到应得薪酬。循环往复,形成一个恶性的闭环。

“大到整个联赛体系的完善,小到每一个行业从业者的权益保护,中国足球要想建立起良性的业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刘灏感慨道。

倘若欠薪事件频发且得不到良好解决,将影响到整个足球行业的发展。中国足协无法坐视不管。

对此,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表示,既坚决维护球员、教练员、俱乐部工作人员合法权益,督促俱乐部尽快解决欠薪问题,也考虑俱乐部实际经营情况,给予各俱乐部一定解决时限,便于俱乐部筹措资金、改善经营状况,借助地方政府及各方面社会力量推进改革。

新赛季前夕,中国足协出台了分批次解决欠薪的方案,并放宽中超、中甲和中乙三级联赛俱乐部准入门槛,允许球队“先开赛,后还钱”。

为妥善解决2021赛季及之前的欠薪问题,中国足协设立三个时间节点:2022年7月31日前解决欠薪不低于总额的30%,2022年10月31日前解决欠薪不低于总额的70%,2022年12月31日前解决全部欠薪。在上述三个时间节点,相关俱乐部必须向中国足协提交所有教练员、球员、工作人员签字的2021赛季欠薪偿还表。

7月19日,中国足球协会发布公告称,为准确掌握各职业俱乐部欠薪情况,进一步落实各职业俱乐部的还款工作,近日中国足协向各职业俱乐部下发了足球字﹝2022﹞268号《中国足球协会关于进一步做好2022赛季各级职业联赛相关政策落实工作的补充通知》。

《通知》表明,中国足协高度重视各职业俱乐部上报的欠薪解决方案的落实工作,对于未按照上报方案及政策要求解决欠薪的职业俱乐部,中国足协将依据相关罚则,进行严肃处理。

“如果对所有欠薪的俱乐部都一棍子打死,势必会造成本次联赛、乃至中国足球行业的震荡。”在武清看来,中国足协这次的还款方案,目的在于先稳定整体局势,再循序渐进。

至于足协下场盯还款的效果如何,刘灏认为,“如果欠薪的足球俱乐部都能严格按照中国足协的规定还款,对于治理欠薪问题是有一定促进作用的。”

根据《足球报》报道,目前中超有9支球队存在欠薪,只有部分俱乐部能在7月31日之前按照中国足协的规定偿还欠款。而广州城已经向足协申请延期发放,正处在股权改革中的上海申花,面临的还款压力也较大。

“中甲球队以及更低级别的俱乐部则更甚,估计在为找不到金主凑钱还款而发愁。”刘灏告诉记者,俱乐部背后的投资方,绝大多数情况下不是没钱才欠薪,而是投资方的主营业务需要。“相比之下,对于足球产业的投资,并不属于优先级,那么这部分资金很有可能被欠付。”

如果在经历扣分、降级后,依然没还款的俱乐部,等待其的或许就是被市场淘汰、解散的遗憾结局。“不过,即便俱乐部解散,只要没注销或者还处于破产,依然要承担相应的还款责任。”武清说。

对于那些实在没钱的俱乐部,拿什么来还款?武清补充说明“这就要看俱乐部还有哪些资产可以走司法程序审判执行。只是这个解决方式耗时耗力,最后的效果也不能确定。”

“要根除俱乐部欠薪顽疾,光有足协的行业规范还不够,在制度设计上必须有国家司法强制执行力的保证。”武清认为。

相关的法律也在不断完善。今年6月24日发布的新修订《体育法》,在《体育法》律师们看来,是一次期望已久的进步,是一道希望的曙光。

本次修订后的《体育法》共122条,比1995年版《体育法》的56条多66条,修改变动的条文在100条以上。增加了“反”“体育产业”“体育仲裁”“监督管理”四章,可谓《体育法》的首次“大修”。将于2023年1月1日施行。

根据《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工作规则》第二条(规定内容: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是中国足协处理行业内部纠纷的仲裁机构)及第五条(规定内容:仲裁委员会受理的案件包括会员协会、足球俱乐部、足球运动员、教练员、经纪人相互间,就注册、转会、参赛资格、工作合同、经纪人合同等事项发生的属于行业管理范畴的争议)的规定,可得知,一直以来,球员遭遇欠薪问题时,只能向中国足协内设仲裁机构申请仲裁。

而新修订的《体育法》,明确提出要设立体育仲裁机构,并赋予遭遇欠薪的足球运动员直接寻求法律仲裁的权利。

刘灏指出,纵览新修订的《体育法》,第九章体育仲裁制度的核心亮点为:明确体育仲裁依法独立原则;确立体育仲裁“一裁终局”原则;规定了体育仲裁的依据;明确体育组织内部救济的法律地位;设置体育仲裁特别程序。

简单来说,就是体育仲裁是独立于足协、俱乐部、足球运动员之外的。今后,体育仲裁将从司法层面解决球员欠薪问题,球员维权也真正实现有法可依。最重要的是,“切断利益输送后,仲裁的公正性便能得到相应保证。”刘灏直言。

不过,目前关于体育仲裁的条例规定相对粗略,距离落地还需要一段时间,以及磨合期。比如认定违约的标准、仲裁委员会的构成、以及仲裁制度的确立等等。

无论是足协仲裁还是体育仲裁,刘灏给广大足球运动员提了个醒——足球运动员在和足球俱乐部签合同时,需要请律师或者足球经纪人帮忙把关合同条款,并通过他们跟俱乐部保持良好沟通,这对足球运动员履行合同是一个关键点。“万一出现纠纷,足球运动员能够及时采取必要、有效的方式保障自己的权利。”

等到体育仲裁真正落地那天,足球运动员在司法制度层面“维权无门”的局面将成为历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